可可香充满的少女时代
没有损伤,没有纠结,没有压抑,没有背叛……回望少女年代,我真的是这样度过的吗?    印象中,我的整个中学时期都充满着一种甜美的可可麦乳精的滋味。我的初中班主任是一位来自天津的女教师,说着带津味儿的普通话,嗓音柔美又清亮,皮肤特别白,我十分喜爱她。有一天她对我说,让我每天上早自习时去她在校园里的家,帮她照看单独睡在家里的1岁的宝宝,因为她要在班上陪同学们上早自习。    得到这个古怪而艰巨的使命,我被宠若惊,心里满是自豪。作为一名学习成果优异又惜时如金的好学生,抛弃早自习确实是一个丢失,可是我心中理解,正因为我学习十分好,班主任才不忧虑我不上早自习会影响学习,并且她让我帮助去照看她的宝宝,当然是出于对我的信赖和喜爱,是给予我的一份特别待遇。所以,我乐意彻底疏忽由此带来的不上早自习的丢失。    早操完毕后,其他同学都进教室上早自习了,我则直奔校园后边班主任的家。那个皮肤白净并且馨香绵软的小宝宝还在睡觉中,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的小脸,闻到她身上的奶味儿,觉得这样一个又白又嫩的小女子真是美得一起。不久她醒来了,我给她穿好班主任为她准备好的衣服。因为睡醒了,她欢笑着,目光亮堂,也不认生,这更让我感遭到一个小生命的一起、心爱与美好。    穿好衣服的小女子坐在床上,无比灵巧。接下来,我依照班主任的告知,翻开桌子上的那罐可可麦乳精,舀几勺放进小碗里,倒上温水,一股一起、馨香、诱人的可可香味登时在屋子里充满开来。那种咖啡色的、质地浑厚的汁液,关于一个从来没有喝过这种可可麦乳精的初中生来说,是多么迷人的甘旨,具有多么惊人的诱惑力啊——确实,在那个年代,可可麦乳精关于绝大多数家庭来说是奢侈品。我在这香味里咽着口水,把半个白白的馒头掰成小块泡进去,然后一勺一勺地喂给这个又白又美的小女子。我是多么仰慕她,能够喝到这么稀罕、惊人的好喝的东西!    房间里一向充满着这种可可麦乳精的甜甘旨。给小女子喂完早饭,我就背唐诗给她听,一首又一首……而可可麦乳精醇香的滋味却让我心神不定。    我的中学年代就在这样一种香味里铺开了。    那时候我除了学习成果优异,还特别喜爱画画,开端几年,一向是自己买一些绘画著作和绘画技法的书来描摹素描画、水彩画,也会在黄昏带上小马扎和克己的简易画夹,去城市里仅有的一个公园写生。那时候落日正好,余晖斑驳地铺在安静的湖面上,小桥、柳树、假山……我坐在小马扎上,把画夹放在腿上,开端描画眼前的风光。游人还未散尽,他们三三两两地围过来看我,我心里的为难和小满意交织着,可是又强作镇定,持续在纸上画着线条。    我的地舆教师在绘画方面颇有造就,他得知了我的这个喜好后,自动提出教我绘画。他是一个十分敬业、学养深沉又和蔼的教师。因为患有眼疾,每次检查我的画作时,他都举着一个放大镜,从上移到下,一点一点地细细看。在他的教导下,我的画作曾在区域青少年美术著作大赛中获奖。我曾一度想要报考美术学院,但毕竟仍是传统观念获胜了,到高二时我抛弃了这个主意,进入文科班。但少时画的那些素描和水彩画,至今仍然保存无缺。    上高二时,我肠胃欠好,吃得少,精力缺少,影响学习的劲头,上晚自习时常常半途溜号。怕被教师发现,我就把书包放在桌洞里,把讲义摆在桌面上做姿态,然后回家去歇息。而每天晚上10点多,我家准会响起悄悄的敲门声,翻开门,就看到昏暗处站着我的扎了高高的马尾辫的同桌,她肩上背着两个书包,一个是我的,另一个是她自己的。    “给——”她从肩上取下我的书包递给我,也不多说,如同每天晚自习完毕后来给我送书包是她本分的事。然后她开畅地笑作声,随手塞给我一把新鲜的红枣,说:“可甜了!”    我接过书包和红枣,心里怀着足足的暖意,看她的背影消失在冷巷的夜色里。    虽然那时我一度身体欠好,但脑子里仍然满是努力学习的想法。看到早恋的同学,我会带着不认同的神态和心境默然路过。班上有一个成果不错且很有特性的女生,总是穿一件款式一起的水赤色衬衫,那成为她特立独行的一种标志。她和班上一个爱体现的男生热恋,他们常常坐在校园的小树林里,头上一起顶着一件衣服,膝盖上放着讲义。教师不断地批判他们,同学们讪笑他们,我也在心里为他们怅惘——假如他们不这么沉溺于爱情,那他们的学习成果一定会更好吧。    某一天,理科班的班主任找到我,说她班上的一个男生最近成果下滑得很凶猛。我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跟我提这件事,就茫然地看着她。    “他暗恋你,你知道吗?”这位班主任问我。    我摇摇头,反响平平,因为在整个中学阶段,暗恋我的男生太多了,这缺少为奇,并且我也底子不会把这样的事放在心上。    “你安慰、奉劝一下他,让他的心境安静些吧,让他能专注学习。一个本来成果十分好的优异男生,眼看就要高考,遭到这样的影响太惋惜了。”她苦口婆心地说。    我容许了。但我毕竟没跟那个男生说什么。那是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容颜周正,人正派而勤勉。他从未对我有半点披露,而是把心思装在自己心里,在不知不觉中被我“祸患”得成果大幅下滑。后来他考入一所军校,我觉得这倒契合他的气质和性格。    可是到了高三,我喜爱上了一个男生。他从南边转来我们班,学习成果平平,体现乏善可陈,长相却十分英俊,大眼高鼻,带着南边男孩的气质,还有一种来自高干家庭的气味。我被他迷住了。不过也仅仅和他照面时浅笑一下、说句话,我就很满意了。意想不到的是喜从天降,他后来成了我的同桌。我忽然觉得阳光普照,整间教室都温暖起来。他偶然会问我数学题,我就如获至珍,给他解说,史无前例地耐性,却不专注,一边讲题,一边看他高鼻子大眼睛的侧颜。    可是,我很沉着。虽然那个理科班的男生在彻底不知晓的情况下被我“祸患”得成果大幅下滑,但我自己没有被这个帅同桌“祸患”,每一次考试,我仍然保持着最佳成果。    我爱学习,成果好,又因为是灵巧明理的孩子,得到爸爸妈妈、教师和同学的喜爱,几乎是事事顺畅地念完了中学,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在整个中学年代,我没有遭受过令人心碎的损伤,也没有压力和苦楚需求接受,我一路欢快地走过。    可是,日子不会一向这么偏心你。    心灵的浩劫是从大学开端的。一进校园,我就感觉到自己被淹没在优等生的大潮里,我身上的许多北方学生都有的缺陷愈加显着,比方英语口语差,英语听力差,在大众场合缺少沉着自如的气量,等等。那个时候,南边同学,尤其是上海本地的同学都有一些优越感,对外地人尤其是北方人有着不同程度的排挤,这些都让我感到压抑和憋屈。而此前我从未接受过来自环境的压力和不适,我的中学年代过得太平顺了,我对来自外部环境的压力几乎没有一点儿抵抗力和应对才能。就这样,我心胸苦楚地度过了三分之二的大学韶光,才逐渐习惯了在上海的名牌大学的日子,到大四时乃至喜爱上了上海这座城市。    我在对上海的喜爱和依依不舍中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踏入社会后,我看到了日子的纷繁复杂与不和谐的一面,有时会遭受不公正,我怒火中烧,奋起反击,其间耗费了许多心力,心境又跌入绝望和暗淡。    没有谁能躲得过日子的磨炼。我一步一步地饱尝和领会着一个在象牙塔中长大的孩子面临实在日子时遭受的心灵重创。那些也许是日子中本就存在的、其实是正常的对立和问题,因为我过于平顺的中学年代,因为我的阅历,而显得分外突兀和难以接受。    在阅历苦楚和磨炼之后,我总算取得了面临日子时的沉着、安静及担任。没有人喜爱曲折和苦难,可是回望来路,在我的人生旅途中,确实是在最顺畅的阶段生长最慢,而最好的人生收益都是在阅历种种曲折之后取得的。这些年我观察到,虽然我的女儿,在校园里阅历了许多的曲折和不顺畅,乃至走了一些弯路,但她因而成長得更好,对日子有更深的领会、领会。    我总算理解,一切的曲折和磨炼都是最好的养分,会让人生之花盛开得更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