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间是等人的

Posted on 0 comment

時间是等人的時间是等人的,时刻等你,也等我,等全世界的生灵。时刻等在你之前,等在你之后;等在显认识,等在无认识;等在有限,等在无限。当你旅行时,看到车站的旧式挂钟,钟摆便是你的脚步;当你在睡梦中,流走的一

Continue Reading

一车煤

Posted on 0 comment

一车煤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冬季,还没到小寒,屋外就滴水成冰了。这天深夜,刘老三被一阵寒气冻醒,骂骂咧咧道:“这啥鬼气候?三九还不到就冷成这样,这个冬季咋过!”老婆被他惊醒,嘟囔了句:“守财奴!现成的斗篷你自己不盖也就算了,连孩子都不给盖,非叠在箱

Continue Reading

环球时报记者手记:客工宿舍成新加坡抗疫要害

Posted on 0 comment

环球时报记者手记:客工宿舍成新加坡抗疫要害【环球时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辛斌】942!596!这是4月18日和19日新加坡发布的新增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数,确诊者首要来自客工宿舍。现在,新加坡的确诊病例已超越6500例,而4月6日,新加坡累计新冠肺炎病例仍是1375例。疫情之初,新加坡有用的防控手法曾被世卫安排

Continue Reading

最好的创业方法

Posted on 0 comment

最好的创业方法很多人都期望经过创业成果一番工作,可是创业的危险十分大。有没有一种创业方法,既简略成功,又不会遭受太大危险呢?约翰·汉克上大学时就开端创业,开发了国际上第一款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子午线59》。可是他底子就没钱去推行游戏,终究只能卖给他人。结业后,他先后创建了两家游戏公司,但他仍然仅仅一个一般

Continue Reading

心有暖梅开

Posted on 0 comment

心有暖梅开婉霏和小芸有点不相同,乃至和其他孩子也不大相同。十岁的娃儿,如初阳,如春雨,活脱的,跳动的,可以毫无顾忌地释放着自己幼稚的天分。但是婉霏看起来婉转极了:一头过肩的黑发,齐刘海下是张如笋尖儿的小脸,精美娴静。是的,她看起来便是一个安静的女孩,乃至安静得有点冷,那是我初见她的形象。如果把其他孩子比作向日葵,那婉霏应当可以比作一枝寒梅了。我觉得,这个年岁的女娃,就应当像她的同伴小芸相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