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车煤

Posted on 0 comment

一车煤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冬季,还没到小寒,屋外就滴水成冰了。这天深夜,刘老三被一阵寒气冻醒,骂骂咧咧道:“这啥鬼气候?三九还不到就冷成这样,这个冬季咋过!”老婆被他惊醒,嘟囔了句:“守财奴!现成的斗篷你自己不盖也就算了,连孩子都不给盖,非叠在箱

Continue Reading

环球时报记者手记:客工宿舍成新加坡抗疫要害

Posted on 0 comment

环球时报记者手记:客工宿舍成新加坡抗疫要害【环球时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辛斌】942!596!这是4月18日和19日新加坡发布的新增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数,确诊者首要来自客工宿舍。现在,新加坡的确诊病例已超越6500例,而4月6日,新加坡累计新冠肺炎病例仍是1375例。疫情之初,新加坡有用的防控手法曾被世卫安排

Continue Reading

宜家冰激凌和日本“一见先生”

Posted on 0 comment

宜家冰激凌和日本“一见先生”《東京爱情故事》的女主角铃木保奈美曾演过一部电影叫《一见先生》。电影叙述了一对年青恋人相识相爱的故事。影片中说道:在日本京都一些陈旧的店面里,在门口给客人接送的人被称为“一见先生”。在那种店面里边,客人要回去的时分,他(她)有必要站在门口目送客人远去。作为日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on 0 comment

床床,古人称榻,即床榻、卧榻,北方人称炕、铺,白话称枕席,甲骨文“床”写作“爿”,《诗经》中有“载寝之床”,可见床的前史至少有3000多年了。清人李渔云:“人生百年,所历之时,日居其半,夜居其半。日间所在之地,或堂

Continue Reading